留学生诈骗电话再现 加拿大移民部发出全国警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 正文
2019-06-18 07:24:05  九五信息港
留学生诈骗电话再现 加拿大移民部发出全国警告

无名刚刚做完一个任务回来,就听到了杨问君的抱怨。这差点没有吓死一群人,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初级功法或者中级功法之类的地摊货,而是一门惊世传承啊。待到曾和旭离开之后,无名便在这大破灭星尘拳面前盘坐了下来。

“我们组织有超过你想象的资源和情报网!”清虚说道,“加入我们的组织你不会吃亏,并没有什么强制性的要求!”无名可没有很多人那样的什么迂腐的想法,既然是敌人,那么就没什么可说的,最好的敌人就是死人。

  作为今年资本市场最受关注的焦点之一,科创板在近日举行开板仪式,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这一重大改革任务落地实施。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会同市场有关各方,扎实细致深入地做好上市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推动科创板平稳开市、稳健运行。

  6月14日,首批两家公司获得科创板注册;6月15日,已经过三轮全网测试的相关券商完成科创板技术通关测试。

  虽然正式“开门迎客”还需等待,但科创板开市交易已箭在弦上。

  中国资本市场迎来重大变革

  科创板是我国首个实行注册制的场内市场,是以市场化金融手段支持科技创新战略的重要举措,它将承担着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新型业态、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使命。

  但如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2019陆家嘴论坛上所说,科创板不是简单地增加一个板块,而是架起一条金融资本与科创要素的通道,促进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建设的联动发展。

  易会满表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一方面,通过改革增强资本市场对科创企业的包容性,允许未盈利企业、同股不同权企业、红筹企业发行上市,进一步畅通科技、资本和实体经济的循环机制,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引领经济发展向创新驱动转型。

  与此同时,科创板从中国的国情和发展阶段出发,借鉴成熟市场经验,在发行上市、保荐承销、市场化定价、交易、退市等方面进行制度改革的先试先行,并及时总结评估,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易会满在科创板开板仪式上表示,证监会将会同各方坚持以增量改革带动存量改革,充分发挥科创板的改革试验田作用,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以此带动资本市场的全面深化改革,努力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最近一段时间,尽管受各种因素影响,我国资本市场面临的外部不确定性有所增大。但易会满表示,我国完全有信心、有能力,也有足够的工具储备应对各种复杂局面的挑战,坚定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

  他强调,在加强与各国监管同行和国际组织的通力协作,联手防范应对各类风险和开放进程中,将不断完善风险监测预警机制,做好输入性风险的防范应对预案,切实维护跨境投融资活动的正常秩序,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全新的探索面临各种挑战和风险

  全民翘首以待科创板,希望中国高科技公司带动一波新行情,但对投资者而言,科创板的创新之举也意味着新的挑战。

  易会满提醒各市场参与方特别是投资者,要关注研判科创板上市初期带来的新变化。在试点初期,科创板的制度创新还有待在实践中进一步检验和逐步磨合,可能引发一些市场风险。

  作为创新机制的设计,科创板采用宽进严出的注册制,这种发行方式的改变意味着,可能出现不少退市的股票,退市“出口”将更加常态化。

  市场化定价与现有IPO定价机制有本质区别,企业高估值发行的现象可能会增多,而开板初期市场供求不平衡,加之新的交易机制需要适应,不排除出现短期炒作、涨跌幅较大的情形。

  科创企业的技术迭代快,投入周期长、不确定性大等特点,需要投资者理性研判,更加关注信息披露。

  易会满认为,对上述问题和可能带来的风险,证监会在制度设计时,已尽最大可能予以评估完善,并做好相应预案。同时证监会将坚持边试点、边总结、边完善的原则,持续优化各项制度安排。

  中粤联合投资创始人罗浩元对科技日报记者说:“科创板释放的积极信号对专业机构而言是场盛宴,但对于个人投资者,挑战远大于机遇,一系列制度上的创新,使得科创板的操作难度远高于主板、中小板及创业板。个人投资者需要做出投资理念上的改变,学会寻找专业的投资机构帮忙。”

  易会满表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一个全新的探索,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希望各方对科创板多一份理解、多一点包容,既保持热情,又保持理性冷静,共同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共同遵循资本市场内在规律,共同把科创板建设好、发展好。

  与纳斯达克有诸多相似之处

  相比中小板历时一年半,创业板花费近11年,科创板从提出设立到政策落地到开板只用了220天,科创板及试点注册制高效的进展让市场充满期待。

  据了解,在“速度”创新的同时,监管层“质量”把关严格,申请科创板上市的企业,需要通过问询和答复的方式,以获得发审机构以及市场的认可。经历全程公开的全市场审核,企业及其相关方需要进行必要的尽职调查,及时、逐项回复审核问询,问询与回复需要及时向市场公示。

  数据显示,截至6月13日,科创板已有123家企业获得受理,9家过会,其中2家企业拿到了IPO注册批文,其余7家正等待证监会的正式批文。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黄红元透露,未来两个月内将看到首批企业在科创板上市交易。

  虽然在上市条件和审核制度、交易规则上有不少差异,但科创板在很多方面都和纳斯达克有相似之处。据相关机构测算,将有超过2000亿资金等待进入科创板。

  从上市条件和审核制度看,纳斯达克和科创板均采用多套标准衡量申请上市的公司,都将宽进严出的注册制作为审核制度。

  从面向对象的角度看,纳斯达克以高新技术行业为主,而根据科创板《实施意见》,申报公司需来自六大高新技术领域才能进门,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高端装备领域、新材料领域、新能源领域、节能环保领域、生物医药领域以及其他符合科创板上市定位的领域。

  当美国技术密集型产业蓬勃发展时,许多有融资需求的高新技术企业却被资本市场拒之门外,纳斯达克应运而生,为一大批创业正酣的高新技术中小企业提供了重要助力。

  “中国的科创企业同样藏龙卧虎,科创板放宽了主板及创业板对企业盈利等硬性要求,对那些尚未进入成熟期但具有成长潜力,且需要不断融资的科技型企业是巨大的扶持。”罗浩元说,“科创板的设立也好,注册制的推行也罢,都是为了给创新企业提供更好的市场环境,当融资不再成为他们发展的绊脚石,中国的科创企业将成为驱动中国创新经济的重要力量。”

杀到无人敢称尊,在其他人看起来,或许都以为无名都疯了,但是他却不这么认为,无名会是疯子么?看到这一幕,所有人脸上都有惊色,这个削瘦的身影太强大了,仅仅是一拳而已,原本在他们之中算是顶尖高手的矮脚虎,几乎是在被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了。

  【开腔】编者按:

  对话热门人物,了解新闻背后的故事。一人一面,还是一人千面?开腔,不只是语言的交流,更是灵魂的触碰。在这里,新闻主角变得更加立体。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12日电 题:对话张亚东:我对洗脑神曲简直反感到一定程度

  作者 任思雨

  作为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总是“神秘”的。

  他为许多乐坛歌手制作过专辑,王菲《浮躁》、朴树《生如夏花》、汪峰《花火》、莫文蔚《宝贝》、李宇春《皇后与梦想》……很少走到台前,他的微博上常常只有摄影和简短的文字。

  在最近播出的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里,他作为“超级乐迷”出现,向大家科普各种音乐专业知识,很多人感叹,原来这位低调的音乐人才是一个“宝藏男孩”。

张亚东
张亚东

  我跟王菲平时几乎不沟通

  采访当天,张亚东收到一张旺福乐队寄来的专辑,直说“真好、真不错”,他的办公室里堆着各种各样的乐器,是因为太多放不下了,就会放到这儿来。

  聊起音乐,张亚东其实并没有大众想象的“寡言”。他欣赏那些充满不确定性因子的乐队,感叹音乐这件事似乎没有尽头,对洗脑神曲表达了坚决的抵抗:我觉得那是一种不公平。

  他经常被人提起的一个身份是“王菲御用制作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二十岁出头的张亚东离开大同矿务局文工团,只身来到北京,一边学习一边为别人编曲、创作音乐。

  他结识了窦唯,和他一起玩音乐,后来又通过窦唯认识了王菲。

  1996年,他们三人合作的专辑《浮躁》出世,至今被很多乐迷评为“神专”。

  随后,他又为王菲打造出《闷》《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只爱陌生人》等一系列金曲。

专辑《浮躁》
专辑《浮躁》

  王菲曾说,张亚东写的每一首歌她都想翻唱。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合作多年,张亚东说他俩平时完全没有沟通,有歌就做、没歌就算了。

  录歌时也不会给对方提意见,从来都是自由随性的状态。什么歌会受欢迎?这样的讨论永远不会出现。

  “对我来说,我觉得我好运气的一部分,就是遇到很多在音乐上给彼此信任的好朋友和合作伙伴。”

  很多人不知道,《只爱陌生人》的原唱正是张亚东,那首歌收录在他1998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个人专辑中。

  但他很少想过让自己走到台前,“我非常适合做录音室的工作,我没有什么表现欲、一点儿都没有,完全不想站到台前来,对我来说这是非常大的压力”。

  在《乐队的夏天》里,张亚东和马东、高晓松相比,是“舞台经验”最少的,但很多观众看完被他圈粉了,说他讲起音乐很真诚,一开口就想让人认真听。

来源:视频截图
来源:视频截图

  我只是一个热爱音乐的人而已

  语气温和、谈音乐很少惜字如金,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高瘦身形,用网友的话说,张亚东几乎就是中年油腻的反面。

  观众形容他“迷人”,不仅仅是因为外形或谦和的态度,还有他关于音乐专业的科普。

  他曾与众多歌手合作,王菲、陈琳、朴树、许巍、林忆莲、刘若英、张靓颖……作为金牌音乐制作人,音乐传播的介质从磁带变成网络,“张亚东”三个字早已成为圈内的品质保证。

张亚东制作过的专辑。
张亚东制作过的专辑。

  节目里,他向马东和观众解释什么是朋克、谈中国Funk音乐的现状,给乐队们提出用“1625和弦”和“2516和弦”即兴创作的考题。

  当全场观众跟着雷鬼音乐一顿一顿地甩头打拍时,他“特别不淡定”地站起来挥动胳膊现场教学:雷鬼音乐应该是打反拍,重音落在第二拍上。

来源:视频截图
来源:视频截图

  他的音乐知识都来自于自学。“我好学,而且像我这种属于八字和学校不合,我必须是自己需要、我就会付出200%的努力去想了解那个东西。”

  当年他来北京,是受到崔健、黑豹、唐朝等音乐的震动。“你渴望能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感,就像海绵一样渴望去吸收东西,让自己变得更有意义。”

  父母担心他,一度说要这样就断绝关系。

  但张亚东并不是空有一腔热情来的。他很小就开始在歌舞团编曲,15岁就开始学习写总谱,当时老家的乐队都是他来排练、编曲。

  尽管各种乐器都可以很快地掌握,但直到现在,他每天一有空还是会不停地练习乐器,不是因为音乐里要用,只是想要了解更多东西。

  采访的前一天,他夜里练了两小时贝斯,“如果有一天没有这个兴趣,或者我起来觉得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去学习,我会觉得太无聊了”。

来源:微博截图
来源:微博截图

  乐评人王硕评价他,从大同到北京,他真的就是靠着自己的能力,闯出了一片天。

  “我觉得自己还是热爱音乐的一个人而已,非常普通,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才华。谁都有才华的,可不只有你一个,那就拼努力、看谁更愿意为你喜欢的东西做更多努力,努力完了以后也要对运气。”张亚东说。

  音乐需要和所有的东西互动

  做了这么多年音乐,张亚东坦诚,音乐也让他偶有倦怠的时刻。

  有时他感到,从小努力学习那么多,好像应该享受成果的时候,突然发现面前还有那么长的路。

  “音乐这个事情好像是没有尽头的,不会因为你做时间够久就了解够多,而且音乐很神奇,你可以了解它,但是它不能由你掌控。”

  2014年,他去北极旅行,原本带了全套的设备打算去创作,但在船上的七天,他仿佛置身另一个星球,茫茫一片白色、甚至连人的痕迹都没有。他和一只孤独的北极熊呆望了很久。

张亚东。
张亚东。

  那些天,他一颗音符都没写出来,但认为那是一次特别好的体验,回来再写东西会不一样。“音乐不能只依赖于音乐,人需要互动,和环境、人、所有的东西互动。”

  过去,他不喜欢被关注也不爱关注别人,觉得最酷的事情就是在人很多的地方戴一个耳机,像头顶有一盏灯,可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现在,他玩起摄影、研究画画、拍摄电影,开始去主动观察,比如别人穿了什么样的衣服、他的神态是什么,从外界寻找新的动力。

  “必须要有新意,要有这个时代的特质融入你的音乐里。”

  我特别反感洗脑神曲

  在观众和乐评人的眼中,张亚东始终是温和的。

  对喜欢的乐队,他会诚恳地给出“特别特别好”的评价,采访交谈间,也时常会加上“我个人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这也挺好”的前缀。

  个人作品排在日程上,可是会被各种事情牵绊住,他也没有很强烈的野心,这种状态也很好。

  他对很多现象都很包容,只是在和缓的语气中,也讲出了自己的态度:

  “乐队的完美就在于它是充满不确定性,有时候四个特别好看的男孩,为什么大家反而不能接受?因为乐队可能并不需要呈现那么整齐,它要的就是不同。”

  “国内音乐节我不太看、有点无聊,而且我觉得在呈现方面确实也受限于技术环境等等目前并不是特别好。”

  “我个人对洗脑神曲简直反感到一定程度,我是觉得不公平,这样会抹杀掉太多好的东西。那个东西不能洗我,能写洗脑神曲,就是他自己可以被洗脑。”

来源:视频截图
来源:视频截图

  如今,创作音乐的门槛变得很低,但他认为这也是这个时代特别伟大的地方,人人都能创作、不会再有什么作品一呼百应,这挺好的。

  只要心里有所表达,“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它就是一个部落,就只能吸引你能吸引的人、和你有共同感知的人”。

  《乐队的夏天》开播前,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有些乐迷会评论,私心不希望自己心目中的“宝藏乐队”被大众发现。

  张亚东说,“确实有时候一些花朵比较适合开在街角,它会让你特别动容,也许它不能被参加什么花卉展,但是我觉得这个都不是强求的。有的时候作品的力量够,你挡不住;作品力量不够,你就是怎么努力也未必有用。”

  在他看来,人的性格和作品是永远都是排第一位,其它的都是形式,其实并不重要。

  他总结自己的个性,确实是更愿意自己比较礼貌不冒犯别人,但非常讨厌莫要伤了和气这样的话,会让大家变成相互追捧:

  “这个点很微妙,很难把握,如果和我特别好的朋友,我希望我们是免俗,有什么就直说,甚至更愿意听到他骂我,觉得我什么地方不好,我会更珍惜这样的朋友。”(完)

虽然无名不知道他的亲身父母,但是在一元总遇到了一对对他特别好的夫妻,对他关心备至,也就在那时无名也默默地认为他们就是他的父母。“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师姐还请原谅则个!”无名连连讨饶说道,“对了,不知道水师姐和黄师兄他们还有联系么?”很快魏武帝就传出话来,原本要考核的现在也都不考核了,就一个要求,那就是前往那个天坑之中谁能最快找到遗族出没的消息,谁就是大魏帝国下一任皇帝,这个消息登时刺激了所有有志于争夺皇位的皇子,因为这和实力无关,就看谁能找到最多关于遗族的消息上报出去,谁就能继承整个皇位。

本文链接:http://golfrave.com/2019-04-12/85043.html
编辑:陈一勉
音乐
娱乐
足球
时政